?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我们检验科的小说,进来放松一下


两个理发师的故事


检验科马主任接到内科弯主任的电话。


“你们的检验报告单,怎么全是黑老包,你这个主任也不管管!”


“咋,咋回事?弯主任,您,慢慢说!”马主任以如他的名字马毕敬(马屁精)一样,毕恭毕敬地小心问到。


“你们那个尿、粪化验单,都是黑边,数据都快看不清了!”


“哦,可能是漏墨了,我马上处理,弯主任,让您费心了。”


这个弯主任,是医院有名的“刀子嘴”,爱喳喳呼呼,甚至爱在院长面前打个小报告,马主任知道这个人得罪不起,所以,经常对她是客客气气的,甚至是点头哈腰。


马主任很快赶到体液室。


刚巧,又是老任同志的班。


马主任劈头盖脸地指责到:“你看看你们的化验单,像个黑老包,跑墨,这么点小事,你也不管管。”


“没有啊,马主任,化验单是有些黑边,但病人信息、结果部分都很清楚,你看看,不是“黑老包”啊!”


“再说,我都通知打印机修理师傅了,一发现问题,我每次都及时通知的。”老任有些委屈地说。


马主任接过老任递过来的几张化验单,看了看,的确如老任所言,不是“黑老包”,这个弯主任啊,怎么总爱小题大做呢,看来是有些冤枉老任了。虽然觉得自己错了,但承认自己有错,那肯定不是马主任的风格,于是,学着“狼和小羊”中狼的口气说:“不管怎么说,人家内科告状了,再说,怎么每次都是你的班上有事儿!?人家上班,化验单都是干干净净的!”


老任本来气得还想顶他一句,却意外地压抑住了喷薄欲出的愤怒,最近跟着老婆学了些心理学,有了些进步,只见他深呼吸了一次,苦笑了一下,说:“你听说过两个理发师的故事吗?”


马主任一愣,不明就里地望着老任。


“就是两个理发师,互相给对方理发,甲理发师水平高,乙理发师水平低,结果,顾客都找乙理发师去理发。”老任有些洋洋自得地说。


“你的意思是,不是你的事儿?你的班上负责任,其他班上的人不负责任吗?”马主任听出了门道,反问了一句。


“其他人我不好评价,但在我的班上,诸如打印机出个小问题之类,我总是及时请人修理,从不拖延的。”


“那也不能把打印不好的单子发出去,这难道不是你的错!”


“我这不是给科室节省纸张吗,你不是也提倡环保吗。”老任喃喃小声说。


“你这个老任,怎么说你呢!人家都告状了!下次注意!”


马主任看着老任没有顶撞自己的意思,苦笑了一下,丢下这句话,走出了体液室。


配试剂的故事


马主任这天又走进体液室。


他瞪着两只大眼,问:


“你们这儿冰醋酸、石碳酸有没有。”


“有啊。”老任说。


“有的话,就配配,有胸腹水的话,让他们看看。”


“让谁看看?”


老任心说,让年轻的检验师看看吗,他们不主动来问,我也不能主动喊他们来看,也没有必要,他们实习时候也都学过。老任实在是一头雾水。


“让实习生看!”


马主任指着学生说:“给人家讲讲!”


“经常讲啊!”


“有胸腹水吗?”


“不多,但还是有。”


“脑脊液呢?”


“脑脊液当然有!”老任有些生气了,心说,这还需要问,于是有些不客气说:“不信,你问问学生!


马主任真的扭过脸去,看了看学生!


“有,老师也给我们讲。”这个女学生讷讷地说。“胸腹水前几天也看了一个。”


“脑脊液几乎每天都有几个,这是一个重要的检查,我们体液室不能光给学生讲尿、粪常规吧!”


马主任在老任不满意的声调默默离去。


停了好大一会儿,老任还有些愤愤地,给学生说:


“官僚主义啊!一个检验科主任,不知道体液室的主要工作项目,典型的官僚主义作风!”


这次,老任又暴露了他嫉恶如仇、口无遮拦的本性,把最近学到的心理学,关于转移情绪的方法又丢掉爪哇国了。


来自: 456检验之窗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