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份肺炎链球菌的自白书……



我是一个专一的坏细菌……



大家好,我是邪恶的,不正义的化生,来自细菌界、厚壁菌门、芽孢杆菌纲、乳杆菌目、链球菌科、链球菌属的肺炎链球菌。

肺炎链球菌在血琼脂培养基中图像


我长期潜伏在健康人的鼻咽部,但由于人体咳嗽反射、纤毛运动、吞噬细胞吞噬等保护机制(为人类的机智鼓掌),我通常选择按兵不动静待时机,以在宿主营养不良或者抵抗力下降时,大开杀戒一网打尽。



我所导致的感染性疾病主要分为侵袭性和非侵袭性两大类。


开疆辟土攻入没有兄弟伙的新人体组织称为侵袭性肺炎链球菌性疾病,常见的有菌血症肺炎、菌血症、脑膜炎,其中菌血症性肺炎是我们最得意的杰作,最为常见,占80%~90%。有时候也懒得走动,在宿主原地就地感染,被称为非侵袭性肺炎链球菌性疾病。


和那些只能靠自己超级变变变后突突突产毒的小白细菌们不一样,我虽然本身战斗能力非常一般(全家90多个兄弟姐妹,能拿下宿主的居然仅有20余个亚型,剩下60多个都是打酱油的赔钱玩意儿)


但一直属于人民币高配玩家,战斗完全靠装备,优势配备我的神奇盔甲——荚膜,其次是随身携带高伤害武器——溶血素,以及神助攻——神经氨酸酶


荚膜能起到抵抗人体军队吞噬细胞的吞噬作用,从而保护我方军队有生力量,并且给与稳定的环境好让攻击力满点的肺炎链球菌不断ctrl+c大量繁殖,达到肺炎链球菌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的盛世。


我投掷出的溶血素与其他细胞细胞膜上的胆固醇结合之后迅速形成空洞,被掏空的细胞很快就死翘翘了。


神经氨酸酶则能分解细胞膜糖蛋白和糖脂的N-乙酰神经氨酸,十分有利于我在宿主鼻咽部、支气管粘膜的定植、繁殖、扩散。


有了荚膜、溶血素、神经氨酸酶之后,很容易形成神器在手,天下我有的局面。



我的代表作是急性肺炎链球菌肺炎。


每当一个倒霉鬼突然受寒、淋雨、饥饿、疲劳、醉酒等等等等原因造成免疫力降低后,我伺机而动,直接侵入鼻窦、支气管甚至肺泡引起肺炎。


我是造成社区获得性肺炎最常见的原因(骄傲脸),由我引起的肺炎宿主表现为突然发病、高热、寒战、胸膜剧烈疼痛、咳铁锈色痰,不断造成肺泡内大量纤维蛋白、红细胞、白细胞渗出,最终导致肺实变,再加把力就会出现肺空洞性坏死、脓肿、支气管胸膜瘘、胸腔积液(有图有真相)……

我是一个专一的坏细菌,一般只攻击单侧肺叶,造成大叶性肺炎。



当然了,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去耳朵、鼻子、胸膜、腹膜逛一逛,有可能的话噪一把中耳炎、鼻窦炎、胸膜炎、腹膜炎、心内膜炎也是不错的战绩。



从无菌体液中培养到我,是诊断的金标准。


在人类世界的报道中,每年有超过120万人死在我的手上,其中5岁以下儿童、65岁以上的老人占大多数。


当然人类世界也找出了许许多多消灭我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抗生素大法!!!


多年来和大环内酯的交锋已经小有成绩,2009年研究结果显示亚洲国家中肺炎链球菌对大环内酯的耐药率已经达到72.7%,所以各位,尽量不要再用大环内酯类药物来考验我的耐心,我会让你看到肺实变的速度和我翻脸的速度一样快。


和氟喹诺酮类的斗争也持续了很长时间,不过那个家伙实在不好对付,目前而言耐药率小于1%,美国家主张使用氟喹诺酮类药物剿灭我们。


对于β内酰胺类,我们持观望态度,对于β内酰胺类药物耐药率小于10%。


有时发起狠来,我们会变成多重耐药肺炎链球菌,把三种以上抗生素打趴下,常常惨遭毒手的是大环内酯类、β内酰胺类、四环素类、磺胺类耐药,而对于氟喹诺酮类,我们还是害怕的。


要想搞死我们,对于无并发症的肺炎链球菌需要持续用药7-10天,全身症状改善后3-5天停药才可能和我们say goodbye。



本文由李土豆整理自山东省立医院张嵩副主任医师在医生站的课程,完整版内容请登录医生站观看。


张嵩老师

主讲人介绍:

◆?山东省立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

◆?山东省医师协会睡眠医师分会 副主任委员

◆?山东省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青年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呼吸放射工作委员会委员

◆?《国际呼吸杂志》通讯编委

◆?先后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着4篇、核心期刊论着30余篇,获得省级科研课题2项,并参与多项国家及省级科研课题

◆?2015年7月由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胸部疑难病例影像解析》一书,2016年9月由科学出版社再版和再次印刷,现已售出6000册


来自: 医学界呼吸频道
我有话说......